天长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木头村里的王木头(微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2:42 编辑:笔名
摘要:王不凡是木头村里出了名的一个聋子。导致他耳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他五岁那年,因感冒发烧而无钱医治才留下的后遗症。如今,不到三十岁的他,就开始秃顶。不过,在他那尖尖的下巴上,还蓄有几根长长的,麻黄的胡子,平时沉默寡言,老实木讷,人称王木头。 王不凡是木头村里出了名的一个聋子。
导致他耳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他五岁那年,因感冒发烧而无钱医治才留下的后遗症。如今,不到三十岁的他,就开始秃顶。不过,在他那尖尖的下巴上,还蓄有几根长长的,麻黄的胡子,平时沉默寡言,老实木讷,人称王木头。
王木头农闲时是个木匠,很有爱心,因为单身的他,居然养了一条名叫球球的流浪狗,当然在木头上雕龙刻凤是他的拿手好戏。这不,今年年关将近,他又做了一件让整个木头村人都刮目相看的事。因为目不识丁的他,居然在一块被人丢弃的胡桃木门板上刻了一个大大的“福”字。
“福”字的四周除了雕有飞龙与舞凤之外,还镶上了万字长绵的花边,更有意思的是,花边上也贴满了一层金光闪闪的锡箔纸。
因此,全村的人都在想,这么大的一个“福”字,王木头到底想送给谁呢?
一边抽烟,一边不停地吐口水的老农民甲率先放下手中毛了边的扑克牌说:“他会送给村长,拉点关系。村长不是在今年腊月28日为女儿办婚酒么?”
一边织着枣红毛衣,一边看稀奇的甲妻接着说:“是呀,是呀,地球人都知道,生活在木头村,要是没有关系,肯定无法生存。尤其是王木头这种单身汉,一没钱,二没房,更不要说农转非了。”
不停地用长满冻疮的手,扣着自己头上没有几根头发的中年农民乙,故意露出两颗大金牙说:“我想王木头会把“福”字送给他的养父刘一手。刘一手靠一只手就把他从垃圾堆里把命捡回来,并拉扯大,真的很不容易。”
一边摇晃着背上的正在哭泣的小男孩、一边纳着鞋底的乙妻突然插嘴道:“你们这些打牌的,难道没听说呀,刘一手也是在今年的腊月28日这天,为女儿办喜酒。知恩必报,这是木头村的老祖宗留下的老规矩。”
满脸写满风霜的、终年以卖小东小西为生的农民丙,突然仰起头大声地说:“对!对!这么大的“福”字,人见人爱,几十年来,我走村串户无数,可还是头回次看到。无论它挂在哪家,哪家就是蓬荜生辉,光彩照人。哎呀呀,送礼送“福”,王木头这回不再是一块木头。”
不停地在长长的的秀发中,寻找的白发的丙妻此时也不想闲着,于是嘟起了大嘴巴。
“哼,把自己雕刻的“福”字拱手让人,我看,不妥也不值。要是我,肯定会把挂在自家的堂屋上,哪怕墙壁的个子长得有点矮。”
......
腊月二十八这天,木头村里到处都飘荡着绵绵的喜气。就连王木头捡回来的那条被人残忍地打掉门牙、剪掉尾巴的流浪狗——球球,也高兴得在人群中窜来窜去。
一个个木头人笑逐颜开地在两家的婚宴上忙得不亦乐乎。
寸长的毛坯路,被一辆辆用来当婚车的豪华汽车塞得满满当当。
当天,不少人也喝得昏天暗地、满脸通红。
夕阳西下,不少人依旧借着酒劲不停地胡言乱语。
“哎呀呀,你们看看,两家选在同一天办席,真是热闹。”
“岂止热闹?分明是为了节约开支。”
“节约开支当然好!可是......”有人说了一句半截话后,突然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有人真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人呀,千万不能忘本,更不能铺张浪费。”
“是呀,刘一手也算是一个穷大方。”
“在木头村打肿了脸充胖子的人,的确不少,你想,一个黄泥巴脚杆,怎能比得过富甲三代的老村长呢?”
“咱们这些木头人,尽管说话直,可说不定有人还是不知道,‘越穷,越大方,越大方,越穷’的大道理。”
“你看,现在的酒席,都办得高档豪华,哪家不是一副大手大脚的样子?为了爱面子,大块大块的洗沙肉,大盆大盆地倒在泔水缸里,可惜,可惜呀。”
“倒掉的除了香喷喷的酒,还有白花花的米饭呀!”
“翻盖香烟一人一盒,勇闯天涯一人一瓶。”
“说实话,死要面子活受罪这种人,真是可耻呀,可耻!”
“这种酒,我也吃不起了。”
“我也是。”
“说真的,这两起酒,送礼的钱都是我东挪西借的呢。”
“是呀,人皮子难搭!”
“可是,人不走不亲,水不搅不混。”
“人情客往,可恨的就是送礼越送越大。”
“就是,就是。”
“还有,我真为排着队为村长敬酒的人,感到羞愧。”
“为啥?”
“他们为啥不能堂堂正正地端起酒杯,敬一回自己?”
……
奇怪的是,王不凡的“福”字当天并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而且,他当天也是空着一双手,一言不发地出现在两家的席桌上。在酒足饭饱之后,他便东倒西歪地走在回家的毛坯路上。
此时,醉意朦胧的老村长怕他跌倒,赶忙叫一个瘦而高的人上前扶住。
可是,王木头却用力地把来人推开了。嘴里还吐着几个鲜活的、沾满酒香的汉字。
“干柴……棍……棍棍,不,老村长,你……你们都听我说,我……我王木头没醉,确实没醉。”
“没醉,更好。”
“要是醉了,就是小虾子,不,是我家的断尾狗,球球。不过,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想,自己的路,还是自己走。”
王不凡的话音刚落,人们就听见“噗咚”一声,他就栽倒在路边的一块冬水田里了,好在水不是很深。
“哎哟哟,王木头,幸好这个坎儿不高,不过,你刚才不是说没醉吗?”村长赶忙跑上前,吃力地弯下腰,伸手相助。
王不凡挥了挥手。
“一个十足的吹牛大王!哈哈,王木头,这回你该清醒了吧!”有人对跌入冬水田的王木头幸灾乐祸。
“王木头,快点,把手给我。”既村长之后,干柴棍棍也伸出了细长的手,可固执的王不凡摇摇头,依旧把布满青筋的手又缩了回去。
“王不凡,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
“村长,快回去招呼客人,别管他。”
“我想,寒冬腊月的,不冷死他才怪。”
“是的,王不凡,你要是再不上来,真的会被冻死的。”
“你忘了?你的耳朵是怎么变聋的。”
“哈哈哈,幸亏他是聋子,要不,酒醒后,一定会找我们的麻烦。”
“怕什么?就算他不是聋子,能找我们什么麻烦?”
突然,一个小男孩使劲地扯着他母亲的衣襟角,大声地喊。“妈妈,你快看,木头叔叔自己爬起来了。他还在痴痴地笑。”
“王不凡,你这个酒疯子,裤子都湿透了,你还在笑什么?真的不怕冷么?”此时,有人似乎忘了王木头是个聋子。
“哈哈哈,天老爷,我没醉,我更不会像某些人,假惺惺地为村长排队敬酒!我已经是聋子了,即使再患一次,不,患一百次重感冒,我......我......也不怕。”王不凡吞吞吐吐地道。
“王木头,请你把话说清楚,你看见谁在村长面前假惺惺地敬酒?”干柴棍棍红着脸问。
“他又没有指名道姓,你心虚啥?”很明显有人站在王木头那边。
“快走,回家去换衣服。当心着凉。”村长着急地说。
“我没醉,不好意思,我要把“福”字送给我自己,真的,我不想送给别人,包括你,村长,当……然,也包括我的救命恩人——刘一手。”
“嘿嘿,王木头,你真有骨气!”
“人穷志不穷。”
“王不凡终于挺直了腰杆。”
“可是,一个人要做最真实的自己,其实不易。”
此时,干柴棍棍又担心起来,害怕王木头会听见人们说话声?于是,他弓着瘦小的腰,捂着滚烫的脸,快步上前靠近王不凡的耳背后,试探性地问。
“不凡,我的亲……亲兄弟,你的嘴巴僵了吗?请不要再乱嚼舌根了……你醉酒了,是不是?”
“滚开,好狗不挡路,我……我不喝酒,凭什么去勇闯天涯?干柴棍棍,我……我从现在起,我要堂堂正正地做人。”突然,浑身颤抖的王不凡,用力地推开了想帮忙的干柴棍棍,生气地说。
“嘻嘻,伙计们,我敢肯定,王木头的确听不见!”
“毋庸置疑,聋子就是聋子。”
“是呀,大家别再意,还是早点回家睡觉吧,只要明早醒来,全世界什么都是新的。”老村长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点了点头。
此时,干柴棍棍已经带头为王木头让出一条道来。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全身颤抖的王木头用手不停地摸着下巴上的几根胡须,昂起头,拉长了声调说。
“该死的瘟狗,球——球,你还愣着干——啥?走……咱们快回……回家,睡觉去。”突然,人们发现,球球早已一声不吭地跟在王不凡的屁股后面。
在浅色的月光下,两个摇摇晃晃的影子,此时正一前一后地朝前走着……走着……
(2014-7-5彬之彬于成都)

共 0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不凡是木头村里出了名的一个聋子,导致他耳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他五岁那年,因感冒发烧而无钱医治才留下的后遗症。如今,不到三十岁的他,就开始秃顶。不过,在他那尖尖的下巴上,还蓄有几根长长的,麻黄的胡子,平时沉默寡言,老实木讷,人称王木头。作品塑造的王木头很有个性,栩栩如生,故事情节乡土气息浓重。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7-06 21:46: 8 期盼新作!小孩上火
治疗孩子积食药品
冠心病心绞痛如何缓解
儿童大便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