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盛世俏萌厨 第013章 香囊

发布时间:2019-10-09 13:18:29 编辑:笔名

盛世俏萌厨 第013章 香囊

三人回到家,叶听瑶将柴禾堆到厨房旁墙角下,这处既晒不到太阳,又不会太过潮湿。

堆好后叶听瑶也来不及收拾,立即洗了手,打盆热水到屋子,将莫祈伤口小心清理一番,再涂一遍紫锦草汁液。

小月则将一箩筐笋放到厨房,就带着莫婶、小葫芦去寻莫祈。

小葫芦粘住叶听瑶不肯放,叶听瑶揉揉小葫芦脑袋,朝莫祈认真说道,“这几日你可别乱跑,水尽量少沾,一会我熬点鱼汤给你喝,如此伤口才能尽快恢复。”

“谢谢。”莫祈靠回床铺,在山上被莫瑶开导后,他心放宽了些,可情绪仍是低落的,毕竟今儿上山捡柴禾,他又给大家添麻烦了。

“那你先休息,一会吃午饭叫你。”叶听瑶随手抱起小葫芦要出去,忽然感觉一个又滑又有弹性的大屁股在碰撞她的脚踝。

那弹弹弹的触感令叶听瑶骨头都酥了,恨不能要大屁股再撞她一百次。

叶听瑶眯起一双眼低头看阿呆在她脚边努力摇屁股,好笑地俯下身,让阿呆也跳到她怀里。

阿呆和小葫芦两家伙凑一块还真沉。

“大肥鹅。”小葫芦拍了拍手,直接朝阿呆伸出魔爪。

“轧嘎!”阿呆一声惨叫,扑棱翅膀挣脱魔爪跳回地上,迅速地踱着摇摇晃晃的方步,那姿态竟然和莫祈极其相似。

小葫芦扯下了阿呆屁股上的两片羽毛,叶听瑶看着都心疼起来,赶忙将小葫芦交给莫婶,哄阿呆时跟哄儿子似的。

莫祈嘴角抽搐,他的世界无法忍受这般人兽间的混乱。

最终在他凌乱目光中,叶听瑶将小葫芦和阿呆都带了出去,小葫芦捏了阿呆的羽毛激动的满小院跑,阿呆愤怒的黑豆眼都凸出来了。

为了安抚阿呆,叶听瑶特意切了一块肥美鳜鱼肉下来,剔刺划薄片,那片儿薄得能卷出花来。

阿呆吃得满足了,才将自己秃尾巴的事儿忘记。

晚饭时,叶听瑶同莫叔、莫婶说了打算去连州城一事,莫叔答应待莫祈脚伤养好,就带他们兄妹几人去连州城里见世面……

莫祈身体底子好,旁人需要一月才恢复的伤口,他十天半月便结痂愈合了。

这日叶听瑶端着新做的枣米藕荷糕和蜜糖莲子酥到莫祈房里,身后跟着大摇大摆的阿呆,阿呆每日到安曲河里抓鱼,没事还会叼一篓回来,身子是愈发肥圆。

莫祈正靠在椅子上翻看一本蓝装线订的古籍小本。

他照叶听瑶吩咐,安生在屋里养脚伤,太过无聊,便拿了金豆子请莫叔替他买几本书回来。看到叶听瑶进来,莫祈将手中的《白虎通论》倒扣在桌案上。

叶听瑶感兴趣地问道,“这本书可好看,前日那本《笑林广记》我一会儿就看完了,很是有趣,还念给小月、冬子他们听,他们也喜欢

。”

莫祈摇摇头,得意地瞥了叶听瑶一眼,“这本书是国术之祖,你看不懂的,便是念与冬子他们听,怕也只会昏昏入睡。”

莫祈初始对叶听瑶能识文断字很是惊讶,在周朝,漫说寻常百姓和商贾之家的女子,便是官宦人家的嫡出女娘,肯习书画的也并不多,因为大部分女娘是从小学刺绣女红与琴艺。

而叶听瑶不但识字,还能说出许多连他也不知晓的诗词古典。

叶听瑶见是国术,兴致阑珊,前世她就怕数学,那些稀奇古怪的定理,于她而言,可谓是惨绝人寰。

莫祈拈起一块莲子酥放进嘴里,又脆又香,一脸餍足。

桌子底下传来阿呆‘嘎嘎嘎’的叫声,莫祈挑挑眉梢,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块藕荷糕放地上,阿呆几下将糕吃了,吃完还不忘用桌腿刮刮喙子。

会津津有味吃点心的鹅,阿呆恐怕是头一只,不过阿呆只吃藕荷糕,莲子酥啥的不屑一碰。

莫祈抿嘴不屑,“这呆头鹅快被你养成精了。”

许是记忆一直未恢复的缘故,莫祈有些沉迷这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了。

每日晨起可于林间沐浴朝曦,看满目桃花开落。夜里能赏天河星海,眨眼间流星刹那。只景色再美,最让他迷恋的还是叶听瑶做的吃食,人间美味,天上难得。

莫祈的眉目越舒朗,他就越发觉叶听瑶虽一直笑嘻嘻,可眼底总有层散不去的愁雾,她大概有难言的苦衷吧。

莫祈望了眼屋外,“小月没与你一道过来。”

叶听瑶戏谑道,“今日我教小月煲汤,煲汤火候很重要,她这会抢着在厨里看火呢。怎么了,是不是平常习惯小月送点心,今儿人没来,糕点也吃不下了。”

莫祈冷哼一声,“胡说,我是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说罢莫祈从橱里拿出一只香囊,待叶听瑶看清香囊花样,脱口而出,“这香囊怎会在你手里?”

莫祈道,“醒来的第二日,帮你摘完桃花后我就去了安曲河上游,香囊是在悬崖附近沙河滩里捡到的,上面绣了个‘瑶’字,我就猜会不会是你的。”

叶听瑶一愣,意识到她装失忆之事在莫祈跟前露馅了。

既如此,她也不纠结,上前接过香囊,仔细扫去上面尘土,“这香囊于我而言很重要,我一直以为香囊被水冲走了,不想还能寻回来,谢谢你。”

叶听瑶正要将香囊挂在腰间,莫祈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香囊不能放身边。”

叶听瑶看了眼莫祈,不解问道,“为什么?难道这香囊有问题?”

莫祈颌首,“对,里面有一味香丸能惑人心智,嗅之可使人脑子混沌,失去思考能力。现香丸气味虽已淡,但随身戴终归有恙。”

惑人心智……叶听瑶攥紧的拳头微微颤抖,难怪那日遇险时她整个人晕晕沉沉,为免被辱,她撑住最后一丝清明,跳下悬崖。

香囊她是一直随身戴的,叶听瑶知道府里上下几乎都是继母的人,可她未料到贴身侍婢竟也被收买。

青莲、青荷是打小就跟她的,有日青莲告诉她,瞧见青荷同继母房里的嬷嬷有来往,她虽留了心,可终究还是大意了,被她们在香囊上动了手脚……

四川前列腺增生好的医院是哪家
广州早泄医院那家好
云南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上海盆腔炎治疗需多少钱
陕西治疗妇科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