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百七十七章 激斗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5:44 编辑:笔名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百七十七章 激斗

“剑诀?不错的小子,不过你还是要死!”

死在尚在舌尖打转,喻良冷笑着,灵剑改刺为拉,招式突变。

唰唰……

两声清脆的吟响过后,但见石洞之中扑起一串耀眼的剑芒,仿若凄厉的闪电,张牙舞爪的与三十六道红色剑气撞在一起。

磅当……

刺耳的啸声转瞬就响彻而过,吓得好奇想要看看新鲜的悲鸣虫赶紧躲进秦冲的怀抱。

秦冲也不好受,游龙残影虽说他掌握的已很娴熟,但仍旧有一定的消耗。剑光过后,正是招式用老之时,他吃不住劲,蹬蹬蹬的后退了的三步。

不等他站稳,却又听到空气中响起嗡嗡的声音,宛如蜂群出巢。

“不好,这老家伙哪里是受了伤,分明是炸伤!”秦冲脸色大变。

与喻良的差距,秦冲自然十分清楚,所以虽然知道这是报仇的最佳时机,却也不曾懈怠半分,每一个脚步和呼吸,都异常警惕。

可他万万想不到,引以为傲的剑诀,竟然连一点阻挡的作用都无法做到,对方在击散了他的剑诀之后,瞬间又跟了上来。

“哈哈哈……我原想再让你多活两天,可你却要找死,那就只有送你去见阎王了!”秦冲的表情落在喻良眼里,成为了胆怯的表现,喻良不禁得意的狂笑。

情况有变,秦冲却不敢退缩半分,因为对手是一条狗,一条咬人的疯狗!

深吸口气,面容一展,强自将胸口发闷的不适抹除,灰色断剑挽了个圆弧,瞬间荡起耀眼的剑光。

“怒龙啸天!”

唇角低泯,自秦冲的身前,冲起无数的苍龙厉啸,仿佛有千万条强横已极的龙影在盘旋,携带着无尽的扑天气息,迎向来敌。

危险时刻,剑走游龙第二招怒龙啸天已然使出,不为杀敌,只为争取些许时间。

嘭磅!

第二轮令人窒息的撞击再次形成,连坚硬的石块地板,也被划出了道道深浅不一的剑痕。

一时间,石洞内石屑纷飞,飘散着让人不舒服的尘埃,连视力也受到了影响。

这一次,秦冲狼狈再退,几乎快要退到角落里了。

然而,喻良也不好过,同样没有占到便宜,被逼退了几步。而且,他的嘴角,还渗出了一缕鲜血,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那么强的剑诀。”身为师级强者,喻良的见识自非一般人可比,一眼就看出了秦冲所使用的剑招,是三阶剑诀

要命的是,连番强行用内劲压住伤势做出攻击,他有种自身内脏已经散架的感觉。

“这老家伙顶不住了!”秦冲眼尖,一下就看出了喻良已是强弩之末。

“血气狂暴——爆气法!”迎来转机,秦冲不再被动挨打,怒吼一声,直接引动血饮冲脉诀。

血气狂暴开始运转,秦冲只觉丹田中一阵悸动,随后,血液也开始温度攀升,像是要沸腾了一般。

血液的沸腾,经脉顷刻就有反应,全身力量疯狂的乱窜,一遍遍的洗刷着奇经八脉,让秦冲眨眼就实力暴增!

“喻良,尝尝这个!”

实力短暂的提升,秦冲豪情万丈,一剑劈出,宛若万剑齐发,奔雷嘶吼,相互交织着将喻良笼罩了进去。

想不到秦冲的实力居然还有提升,喻良大骇,连忙用剑格挡。

可秦冲在使用血气狂暴之后,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会大增,要是轻易就被他当下,那未免也太过儿戏。

磅嘶……

“啊……”

令人牙酸的剑体入肉声响成一片,而后便是听到喻良的惨叫传出。

“唰!”

趁他病要他命,秦冲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跟上,断剑连刺,打算一劳永逸的解决喻良。

但是,当他刚刚靠近,却见那凄惨倒地的喻良竟猛地站了起来,龇着满是鲜血的板牙,一脸狡诈。

“上当了!”

这三个字刚从脑海中升起,秦冲的腰腹就被突然暴起的喻良一掌拍中。

嘭噗!

蓦然遭袭,秦冲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箭,横飞倒退。

“即便我受重伤,你也仍旧是个死!死吧!”

秦冲中计受伤,喻良却未曾闲着,连灵剑都不用,双掌交错,惊啸雷鸣,跃在空中将力道发挥到极致,企图一掌击杀秦冲。

“这老家伙太强了,他分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却还有如此威势。”

余光看到追来的喻良,秦冲惊惧无比。万剑宗的长老,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剑体守护!”

生死时刻,秦冲出奇的极为冷静,微闭了下双眼,血饮冲脉诀中用于防御的招式剑体守护,全力而开。

嘭啪噗!

喻良耗尽心机的杀招,直接打在秦冲用剑气环绕的能量罩之上,响起沉闷的噗噗之声。

蹭蹭蹭!

秦冲吃不住劲,直直倒滑而出,猛地撞在墙上,只觉心中气血翻滚,难受已极。

但,喻良精心炮制的计谋,却是被他生生化解。

而且,由于剑体守护同时有一定的反震之力,喻良也不好受,倒退数步,吐出一口鲜血。

两人的距离,第一次拉开!

“就是现在!”

尽管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秦冲还是忍不住惊骇于喻良的顽强。

杀招频出,却仍旧无法奈何对方,反而将自己置与险境,要不是有师父教授的血饮冲脉诀,只怕他已横尸当场。

“血月落日!”

心中震惊,但秦冲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趁着拉开的距离,跃起丈余,断剑挥舞。

但见四道杀意凛然的血红剑气急速旋转,直接将头顶划开一个大洞,而后,四道血红剑气凝聚汇合,化作血色月牙。

有些黑暗的石洞,瞬间就被血色月牙的腥红光芒照耀得恐怖窒息。

喻良尚在弯腰吐着血,看到这一幕,本就苍白的脸色顿时露出深深的惊恐,转身就想逃跑。

这时候,他已经不是一个长老,而是惊弓之鸟。

可这是石洞,不是外面的开阔地,哪有地方给他躲藏,发现实在无法逃脱,他只好硬着头皮推出一掌,寻找一线生机。

“啊……秦冲你不得好死!”

旦夕之后,石洞中传来令人震颤的惨叫。

但,洞外已经被雷蛟兽清洗了一遍,并未有人听到这凄厉的嘶吼。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通讯地址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评价怎么样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公交地址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到底怎么样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地址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