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箭魔 第六百二十六章 完全不认识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9:41 编辑:笔名

箭魔 第六百二十六章 完全不认识

如果换成其他一些得道高人,白里断然不会相信他们会做出抢夺小辈宝物这种事情,哪怕是再怎么样的好宝贝,哪怕他们心中再怎么的渴望,至少表面上也要做出一副我怎么能跟小辈一般见识的模样。

但是面对老流氓,当老流氓毫无顾忌的将金角匕首别在他自己腰间的时候,白里就知道,这金角匕首已经改了姓了。

自己如果不开口要也就罢了,一旦开口,必然又是被啐一脸唾沫的下场。

看着老流氓得意的样子,白里很怀疑老家伙年轻时候是不是绿林响马,专门干打家劫舍的工作,一言不合就要劫个色那种。

“老子不会放弃的!”白里从来就不是那种迎难而退的人,如今面对老流氓,白里心中更是带着一股火,你不让我进去,我还偏要进去!

一个小时之后……

浑身泥土夹杂着一头落叶的白里骂着就从院落之中走了出来。

“老流氓……老贼……老匹夫……老子祝你全家愉快……”一边骂着白里一边无比的心疼。

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交锋之中,自己出手十二次,结果就是自己从华武那里勒索来的灵盾跟随金角匕首一起改了姓。

在这个过程之中,白里几乎是强忍着一把毒粉跟老流氓同归于尽的冲动。

其实东西丢了倒也罢了,毕竟身外之物,可是老子连续丢了两件极品天器却连人家怎么出的手都没有看清,这是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以前在GTR联盟之中,白里也认识几个闻名天下的盗贼,但是白里发誓,把那些贼头捆一起送到老流氓面前都不够老家伙吃一顿的。

在连续丢掉两大宝物之后,白里学乖了,所有东西都装进箭魔戒指之中,最后被恼羞成怒的老流氓在身上摸了个遍一把丢出了院落,并放出话来,没东西你也想进去?做梦!

说好的打赌呢?为什么白里感觉现在自己好像被骗了?

欲哭无泪,此时用这四个字形容自己的心情白里觉得最为贴切,因为在白里过去的人生阅历之中从未遇到过一个无耻到这种境界的老家伙。

“这货一定是因为在皇宫偷东西被贬出皇宫的,还自称什么天底下只有他有资格守卫这里,我去你大爷的!臭不要脸。”

白里大声的谩骂着,这声音肯定逃不过老家伙的耳朵

,可是无耻入老流氓者对于白里的骂声是毫不在意。

带着满肚子的怒火,白里从典阁之中一路走出,这一路上所遇到的人都跟见了鬼一样纷纷躲闪,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任何人只要第一眼看到白里都会想到三个字:有杀气!

一路走出丹阁,白里特意放慢了脚步,想要听听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骂自己,但是这一次书院那些被自己欺负过的家伙的表现却让白里很失望。

说好的嘲讽呢?说好的谩骂呢?怎么一个个都闭嘴了?

此时此刻白里发誓,只要任何人开口说自己一句,自己马上就冲上去用鞋底子教他做人!

反了天了!老子现在是客卿执教,辱骂客卿执教最重可逐出书院,被老子揍了你还得提着东西去老子那里谢罪。

能够进入天启书院的显然没有傻子,所有人都知道白里如今已经是客卿执教的身份,就算背后骂他骂的再欢快,至少表面上没有任何人敢开口,包括吟翎羽都不行。

尊师重道在九州非常重要,一个不懂得尊师重道的人是会被所有九州之人唾弃的。

所以一路抵达丹阁,白里都没有能够找到一个下手的目标,以至于白里怒火发不出去,被老流氓气的有些胃疼。

踏入丹阁,一路所过,遇到的丹阁弟子皆是驻足朝着白里行礼,如今白里可是金大师亲自任命的客卿执教,再加上昨日几乎所有丹阁弟子都亲眼见到了白里那恐怖的炼药之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之中,无论白里年龄大小,都是值得他们去尊重的一位老师。

金不换在丹阁之中极少传授弟子,只有弟子遇到一些极为诡异的事情通常才会请教金不换,其他时候更多的都是丹阁的其他老师教授,最多就是老村长去。

当白里发现金不换之时,老家伙正眯着眼睛在午后的阳光下喝着他自己煮的药茶,那惬意的模样说不出的蛋疼。

“怎么?九宗和十大家族又出手了?”看到白里气冲冲的模样,金不换也是一愣,有自己出手,金不换并不觉得白里跟九宗以及十大家族的那些小仇怨至于让他们跟白里死磕到底。

可是如果不是九宗和十大家族出手,如今谁还能拿白里怎么样呢?

长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白里伸手朝着典阁的方向指了指随后朝金不换开口道:“金老,不知你可知道那典阁之中写着寂寞如雪的院子里面的老家伙是谁?”

白里此话出口,原以为金不换会跟自己一样跳起来大骂,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老家伙却是浑身一个激灵,好像被吓到了一样,而他这样的表现让白里下意识的认为,那个老贼一定对金不换做过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事情。

“你去过那里?竟然还活着?”金不换站起身来走到白里身边,将手中的药茶交给白里之后上下打量了白里半天,那眼神分明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什么……什么还活着?金老难道认识那老家伙?”

“不认识!完全不认识!”

有古怪!

看到金不换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白里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两个老家伙是……咳咳……

打消自己邪恶的想法,白里就听金不换再次开口:“白里,听我一句,今后不要在去那里,也不要问任何人是不是认识里面的人,因为他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人,你就当今日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以后你只要不再进去,就不会有任何麻烦。”

金不换的话说的非常郑重,甚至白里听的出来金不换说话时候牙齿都在打着颤,可是看到金不换这样的表现白里就更加好奇了。

金不换何等人物?当今九州之上跺一跺脚能够让九州都翻天的人物,哪怕是面对九宗和十大家族,他一面金牌送出,都能解白里的危难,可是如今面对那院中的老流氓,他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敢提,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白里想象不出当今九州还有谁能够让金不换如此恐惧,就算是天启大帝都不够吧,那这老贼究竟是谁?以白里对九州的了解,九州好像并不存在一个这样无耻的强者吧。

而就在白里绞尽脑汁的思考之时,丹阁之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未完待续。)

小孩发烧降温方法晚上
冠心病一般怎么治疗
心肌梗塞治疗哪里好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能吃啥药